如何认识和评价世界一流学科

发布时间:2016-03-29  浏览次数:24



                  胡娟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发展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

        随着《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的审议通过,“两个一流建设”已经成为中国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的中心议题。笔者认为讨论什么是世界一流学科,不能不认真思考以下四个问题:  

        对学科的评价能简单地移植对大学的评价模式吗?

        世界一流学科终究和世界一流大学不同,如果把对世界一流大学的评价模式简单地下移到学科层面,则有可能造成学科建设的不堪重负,甚至扼杀一流学科的建设。  
        为什么对学科的评价不能简单地移植大学的评价模式?因为二者肩负的功能不同。学科只是大学的一个细胞,若干个优质细胞组成一个优质的大学,但并不代表这些细胞个体都应该拥有大学作为一个整体所具有的所有功能。大学功能的实现,也并非建立在这些个体都能够整齐划一地完成这些功能上,而更多的可能是建立在这些个体分工合作的基础之上。世界一流大学具有教学、科研、社会服务及文化传承等功能,但大学的每一个学科并不一定相应地具备这四项功能。  
        我们知道,作为一个学术性组织,大学最大的特征之一就是内部存在若干基于学科划分形成的小社区,这些被称为院、系或所的小社区相对独立,有自己的学科体系、教学科研内容、组织方式、实践活动和评价标准。由于知识的分类和知识生产方式的不同,小社区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异。人文学科不同于社会学科、理工学科,基础学科不同于应用学科,交叉学科、新兴学科不同于传统学科。比如作为基础学科的文学和作为应用学科的工程,就存在很大的差异。一流的文学院,声誉往往建立在一流的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上,尽管也有社会服务,但往往是间接的,是通过向社会输送人才和科研成果实现的。但一流的工程学科,在人才培养与科学研究外,就必须得注重与产业和社会的对接,通过直接提供技术和服务、进行协同创新来获得社会声誉。所以,尽管都是大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同的学科肩负不同的使命,有着不完全相同的功能。一个学科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对大学的功能进行排列组合,完成大学的一两个功能或是更多功能。对学科的评价也是如此,对文学学科的评价,完全可以只看它在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上的表现,顶多再考虑一下文化引领;但对于工程学科,则除了有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的要求,还可以有社会服务、协同创新等方面的要求。所以,区分个体与整体,建立与大学评价不同的学科评价模式,才能更好地理解一流学科,更好地进行“两个一流建设”。  

        为什么不同的学科应该保持自己的品格和特色?

        学科划分的根本标准还是知识的分类,建立在不同类型的知识在传播、加工和生产上存在一定差异性的基础之上。学科划分的价值也在于帮助人类社会更好地根据知识自身的规律传承知识和发展知识,而不是形成知识的堡垒和知识之间的隔阂,甚至有意无意地造成强势学科对弱势学科的话语霸权。正因为知识的传承方式和生产方式不同,在当前量化思维、一刀切评价严重的时期,不同的学科在学科建设中需要特别保持警醒,保持自己的品格和特色,不跟风,不趋同,不被强势学科的评价标准牵着鼻子走,而学校和社会的一个重要任务也是要在当前浮躁的评价氛围中保护不同学科的独立品格和特色。否则所谓的一流学科建设,很有可能走的不是一条强大的道路,而是一条不归之路。  
        这在中外学科建设史上,教训比比皆是。比如美国芝加哥大学的教育学科。芝加哥大学的教育系为实证主义大师杜威所建,初期声名远扬,考虑到教育学科的实践性,杜威同时还建立了一个附属的实验中学作为实践基地,来推动理论与实践相统一。但发展到后期,该系严重受到芝加哥社会学派的影响,把主要精力放在追求高深学术上,而且这种学术追求为外在力量所主导,教育学科的实践性和自身发展规律反而被忽略。结果在1996年被芝加哥大学评价为学术不够卓越而被撤销。撤销的理由是,教育学的学术与专业计划“不是源自于自身的学术地位、知识发展和人才培养需要,而是随着政府、基金组织的意愿打转,不符合芝加哥大学的学术传统”。放眼今天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教育学院,比如范德比尔特大学教育学院、哥伦比亚大学教师学院等,都是非常重视教育学科实践性、坚持教育学科自身特色的学院。
© 2016 哈尔滨工程大学 发展计划处 学科专业建设办公室 高等教育研究所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南通大街145号 哈尔滨工程大学主楼 邮编:150001 电话:0451-82518945
管理维护:发展计划处 学科专业建设办公室 高等教育研究所 技术支持:信息化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