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众瞩目的双一流:办法已定,路该何往?

发布时间:2017-02-28  浏览次数:21


《中国科学报》:实施办法提出要制定科学合理的绩效评价办法。但对于如何评价,办法并没有做更多阐述,您认为在考核评价这一核心管理问题上,做到“科学合理”的关键是什么?

别敦荣:在实施办法中,“由谁来评价”的问题是应该明确的,但很遗憾,究竟是教育部来评价,还是第三方机构来评价,抑或是建设的大学自我评价?目前的实施办法并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这也是我感觉实施办法还可以完善的地方。

目前,教育部正在提倡“管办评”分离,从这个角度来考虑,教育部还是应该做实施的推进者,评价的工作最好是第三方机构去做,这样可以把责任分清楚。教育部作为政府行政部门,主要管资金的筹措以及资金的分配和使用。具体的评价标准要求和规范具有学术性,还是应该交给专业机构和第三方机构去做。

储朝晖:说到绩效评价办法没有作更多阐述,其实这是政府文件的一个通常特点,很多文件都是这样,只有概念,没有具体的办法。

要做到科学合理,不同的大学考核评价就应该是不一样的,并不存在一个全国所有大学都能够通用的方式方法。

“双一流”建设本身带有一些激励性的措施,这些措施会在一定程度上产生评价的效应,但它起到的更多是杠杆作用,而不能成为评价所有大学的统一标准。如果单独依靠这个办法,就不可能做到对所有大学的评价都合理。

比如东部高校与中西部高校,整体发展情况存在较大的差异,如何实现符合学校实际情况的评价,这需要各个学校自己去探索。

程方平:不同学校、院系间的发展是不平衡的。所以学校在不同发展阶段的评价应该有所不同,而我们现在都采用统一标准评价所有学校和专业,这本身就存在很大问题,它极大地限制了高校自主发展。这些问题如果不能解决好,此次“双一流”方案很难有从实质上推行和创新的潜力。

此外,目前的行业协会(比如高等教育协会)基本还是原来准官方的体制。我们可以使其适当地行业化和专业化。事实上,当前的教育部和(准官方)协会都偏行政化,在这种情况下,高校本身的一些规律就很难受到充分尊重。

程莹:我认为既然是建设世界一流,就可以邀请国外一流大学的管理者和学者,比如美国的、欧洲的、澳洲的,请这些国际同行来,听一听他们的意见。或者组织一个多元参与的国际专家委员会,让他们的意见在评价标准中得到一定程度的体现,我觉得会比较有价值。

此外,“双一流”建设事关中国所有重要的大学,制定选拔标准的委员会的名单和一些重要的文件能够透明化也很重要。请了哪些专家?他们的意见是什么?委员会的决策机制是什么?要让公众知道,这样也会降低很多“双一流”建设中的不确定性。

© 2016 哈尔滨工程大学 发展计划处 学科专业建设办公室 高等教育研究所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南通大街145号 哈尔滨工程大学主楼 邮编:150001 电话:0451-82518945
管理维护:发展计划处 学科专业建设办公室 高等教育研究所 技术支持:信息化处